4000-628-505|
首页 > 新闻动态

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

时间:2013-07-30
  
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
  参加此次电话会议的微软高管包括:
  拉里·科恩(Larry Cohen):负责企业通讯业务的总经理
  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 Ballmer):CEO
  克里斯·雷德尔(Chris Liddell):CFO
  凯文·约翰逊(Kevin Johnson):平台和服务部总裁
  雷·奥兹(Ray Ozzie):首席软件架构师
  布拉德·史密斯(Brad Smith) :总顾问
  参加此次电话会议的分析师包括:
  查尔斯·迪波诺(Charles DiBono):Sanford Bernstein分析师
  哈瑟·贝里尼(Heather Bellini):瑞银分析师
  萨拉·弗莱尔(Sarah Friar):高盛分析师
  伊姆兰·克罕(Imran Khan):JP摩根分析师
  约翰·迪福齐(John Difucci):贝尔斯登分析师
  布兰特·希尔(Brent Hill):花旗分析师
  分析师问答部分实录:
  主持人:下面是分析师问答环节,第一个问题来自Sanford Bernstein分析师查尔斯·迪波诺。
  迪波诺:我的问题可能主要是针对鲍尔默。去年夏天你们收购aQuantive后,似乎对(收购雅虎)这样的转型性收购的需求降低了。你能从互联网
  业务资产整合的角度谈谈收购雅虎的背景和意义吗?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收购雅虎,包括以前的几次收购,效果会怎样?它们将使微软的定位发生怎样的变化?
  鲍尔默:某种意义上说,就象凯文描述的那样,有三个重要的因素需要考虑。微软的事业必须全面考量这三个因素:消费者、广告客户和发布者。收购aQuantive让微软的互联网业务向前迈进了一大步,尤其是在广告客户方面,但我们也需要增加一些我们青睐的发行人资产。当然,这里面没有直接涉及消费者。但事实上,三个因素的关联性往往交织在一起,消费者和广告客户,广告客户和发行人,发行人和广告客户以及消费者。
  当然,从消费者角度,其实也是从广告客户和发行人的角度来看,这笔收购是扩大业务范围和规模最好的办法。
  主持人:下一个问题来自瑞银分析师哈瑟·贝里尼
  贝里尼:软件交易的营收协同效应一直不太明显,至少这是我们业界分析师大都持有的观点。你能否再谈谈(收购雅虎)将带来怎样的营收协同效应?你们的预期有何依据?协同效应发挥作用需要多长时间?